煮蛋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煮蛋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不普通的少年和普通的故事第八章异形魔女上

发布时间:2021-01-22 04:03:54 阅读: 来源:煮蛋器厂家

第八章异形魔女(上)

(这一段时间玩MHW玩疯了快,抱歉各位。)

哗哗啦啦的大雨已经持续到了第二天的午后,雨水拍打建筑发出的空洞回音

让人心情烦躁。罗兰站在餐厅一楼的窗户前看着被水珠滑过玻璃的窗外。阴沉的

天空吞噬一切,就像女神即将降下怒火一般,不时伴随几声低沉的雷鸣,平日繁

华的街道在这种天气也只能归于平静,只能看到一些打着雨伞或披着水披的行人

匆匆而过。

「这种天气我还真的喜欢不起来呢。」

罗兰伸手抚去面前玻璃上的一片水雾便扭过身去走向店内,只留下一道清晰

的痕迹再次被雾气覆盖……

由于天气的原因店里没什么人,尤蜜儿,伊蕾和赛莉亚也难得的来到店里,

点了一些小吃和饮品就坐在另一边靠窗户的桌子上,她们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

好像是棋牌一类的东西。正在对弈的是小小姑娘和精灵少女,伊蕾托着已经喝下

去不少的咖啡站在尤蜜儿身后,认真的观看着两人的对局,不时指点一下尤蜜儿,

这引得对面的赛莉亚频发牢骚。

「喂喂喂!伊蕾!是我在和尤蜜儿下棋唉,你这样我还怎么玩嘛!」

「啧啧,你还真好意思说啊赛莉亚,欺负一个第一次下星棋的人,还差点下

不过,就算我不帮尤蜜儿你也很艰难呐。」

伊蕾把纯白的瓷杯放到一边,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这……」

赛莉亚有些脸红。

「不是的伊蕾姐姐,是赛莉亚姐姐在让着我,有好几次我都快被逼到绝路了。」

尤蜜儿摇摇头,拿起棋子轻轻拍在棋盘上。

「哈哈……没什么啦……是尤蜜儿很厉害,真的……」

就坡下驴的赛莉亚也没在寻衅,一旁的伊蕾摇了摇头。

「唉……」

这时罗兰过来坐到旁边。

「怎么了?赛莉亚输了吗?」

「喂!你很没礼貌唉罗兰先生!」

「哈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赛莉亚白了罗兰一眼没再理他。

「这里!」

「啊!」

尤蜜儿还是输了,小小姑娘没有一点沮丧。

「嘿嘿……以前我以为星棋都是老人们的娱乐活动,没想到是这么有意思的

东西,罗兰,你要来一局吗?」

「不了,我手上可是有工作的。」

「我曾经也有一段时间疯狂研究星棋,真的会让人沉浸在博弈当中呢。」

伊蕾说完后,尤蜜儿拉过赛莉亚的手。

「姐姐姐姐,我们再来一局吧!」

「好好好!今天我就陪可爱的尤蜜儿下到厌倦好不好?」

赛莉亚的微笑让罗兰一怔,毕竟是精灵啊,虽然有些逗比,但不能抹去赛莉

亚绝世的容颜和爆炸的身材。两人再次摆开阵势博弈起来。伊蕾起身来到窗前,

看着窗外被大雨洗礼的街道和阴暗的天空。

「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呢?」

罗兰听出女骑士的声音有些倦意,他放下抹布双手随便在黑色侍者围裙上抹

了抹,走到伊蕾身边柔声说道。

「怎么了伊蕾?」

女骑士轻轻把头靠在罗兰肩上,没有平日的盔甲,只是一身浅蓝色的长裙,

紫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迷人的发香一阵阵的传进罗兰的嗅觉当中,只是女骑士

眼眸中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倦意。

「罗兰,我们到莫索托已经一个月了,什么时候才能出发呢,夏天已经过去

了,昨天我研究了一下地图,如果马上启程的话一路不停留,我们可以赶在下雪

之前到达风暴城,到……到到……我……家里修整一段时间,等冬季过去我们再

出发去卡拉之里。「女骑士说到要罗兰到自己家里的时候有些害羞。

「可如果我们再拖一段时间的话,就不得不面临寒冬天气的困扰,山贼的增

多,路面的情况,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可是……我们的资金实在是不够,

已经一个月了,我们连支持一半路程的经费都没有赚到……」

女骑士英气娇俏的面容上难得的布满了焦急的表情,让罗兰一阵心疼。他揽

住伊蕾,轻声安慰。

「放心吧我的骑士小姐,总会有办法的,会有的,我们马上就能出发了…

…」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罗兰心里一点底都没有,骑士小姐说的都是事实,是

他们即将面对的问题。罗兰突然想到一个人,一个可以帮助他们的人。

「说不定莫琳小姐可以帮到我们。」

「莫琳小姐?」

「是啊……莫琳小姐……」

罗兰陷入了回忆之中。

克拉丽莎·莫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莫索托的一位法师,经营这一家商

店,她来自哪里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她帮助过本地的工会解决过不少难处理的问

题,平常总是会用超长的黑色纱布遮盖自己的左半身,包括左半边脸,很是神秘

的一个人。她是怎么和罗兰一行认识的?这都要从半个多月前一个委托说起……

「玛瑞已经失踪三天了,到底发生什么了?」

莫索托佣兵工会二楼的一间小家里,两个中年男人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的坐

在一起,桌上茶杯里的茶没有冒着热气。卡尔低头思索了一下。

「玛瑞有仇人么?最近有和什么人发生冲突么?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没有,她一直在工会提供的宿舍居住,冒险者们对玛瑞的评价一直很高,

不会生气,和同事们没有任何摩擦,是一个完美的看板娘。」

卡尔对面的迪恩喝了一口早已凉掉的茶水。

「说不定就是因为完美才会失踪啊,贴出悬赏吧老伙计,希望那个小姑娘平

安无事……」

「是!会长!」

迪恩放下茶杯起身,走到门口刚准备开门。

「赏金高一点。」

「明白了会长。」

……

任务委托刚贴出去,恰巧罗兰一行人来到了工会大厅,想趁着休息的日子看

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工作。

「工会看板娘玛瑞已失踪三天,寻找线索,找到玛瑞,赏金100金币!伊

蕾!赛莉亚!尤蜜儿快来看!」

罗兰一把撕下委状递给跑来的三人。

「啊!我说这几天怎么没有见到玛瑞姐姐。怎么会失踪呢?」

原来,身为牧师的尤蜜儿经常会到工会找一些帮忙治疗简单的伤病委托,一

来二去便认识了玛瑞,倒是罗兰他们在委托方面不如小小姑娘,尤其是赛莉亚,

经常接一些寻找丢失的宠物委托,为此罗兰还揶揄过精灵少女,不过赛莉亚不怎

么在意就是了。

「罗兰,身为骑士,我不能对此置之不理,即使没有报酬,这个委托我也要

接下!我……「没音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兴奋的伊蕾拔出长剑立于胸前,随后

又单手高举武器。吓了罗兰一跳,四周一片寂静,一些搞不清情况的吃瓜群众目

瞪口呆。

「……」

伊蕾似乎忘记台词了……女骑士举着长剑站立不动,俏脸慢慢变红,尴尬时

的骑士娘也是异常的可爱呢,哈哈。罗兰心里这样想到。赛莉亚这时拉下伊蕾举

着长剑的手。

「你搞什么啊,很羞耻的……好歹把后面的说完啊……」

精灵少女看看四周,发现很多人看着他们,赛莉亚拨弄着几根自己金色的发

丝,好像在研究头发为什么是金色的……小小姑娘藏到了罗兰背后额头贴紧了他

的后背,好像这样别人就看不到她一样,罗兰扶额,伊蕾涨红了脸,低下头收回

武器,慢慢走到罗兰身边,一下扑进了少年的怀里再也不肯抬起头来,这时大厅

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快的笑声。

「喂!骑士小姐,一定要找到玛瑞小姐啊!」

「对啊!这个任务只有骑士小姐可以胜任了!」

善意的起哄没有让几人心情变坏。伊蕾拿着委状准备受理,结果被告知四人

的莫索托佣兵级别不够,就在几人和前台理论无果的时候,一只带着黑色蕾丝手

套的纤细五指将一张等级证明放在柜台上,随后中指抵着证明往前一推。

「这样……够了吗?」

几人回头看去。

「莫……莫琳小姐……您怎么会……会到一楼接取任务……「「我只是被刚

刚的骑士小姐吸引了而已,而且玛瑞也是我的朋友,我希望能帮到她,可以了么?」

「可……可以了莫琳小姐……」

这位受付娘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刚忙办理好相关事务,把玛瑞宿舍钥匙交

给莫琳后便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

「谢谢。」

「不……不客气,莫琳小姐……」

莫琳转过身向外走去,整个大厅没有一个人说话,就像被施加了什么魔法啊

一样。没走两步发现罗兰他们没跟上,她回头看着罗兰,抬起右手握着的黑色法

杖轻轻敲击了几下地面说到。

「走啊,愣着干什么呢?玛瑞还等着我们呢。」

伊蕾拽着罗兰尤蜜儿准备跟上的时候,赛莉亚拉住了罗兰,几人正奇怪呢可

是看到赛莉亚俏脸上严肃的表情和攥在手里握紧的长弓后都停了下来,他们只在

一个情况下见过赛莉亚这样的表情,那就是那一晚面对深渊骑士的时候。

「啊拉,看来这位精灵小姐好像对我有些误解,不过请你放心,我和那些东

西不一样的,别搞的那么紧张,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哦~ 」

莫琳拉了拉披着的黑色蕾丝纱布。罗兰这时才有机会好好打量这位法师。

高开叉的黑色紧身法袍紧紧包裹着莫琳修长的身型,身高几乎超过了伊蕾,

法袍下摆的开叉处直达大腿根部,眼尖的罗兰似乎瞄到了一根深紫色的系带,当

他想看清那到底是不是系带内裤的时候却又看不到私密的风光。斜着的法袍下摆

只盖住了左边穿着黑色丝袜的秀腿,裸露在外的右腿没有丝袜的包裹,丰润而修

长,光滑无比,黑色的高跟鞋套住了两只芊足,左边的那只还是被拖在地上的法

袍遮掩。罗兰又往上看去,大腿之上是平坦的小腹,能隐约看到紧身法袍下的肚

脐轮廓和两条线勾勒成的诱人三角,胸前的宏伟超过了赛莉亚和伊蕾,莫琳每一

个动作都会带起一阵阵波浪,引人遐思,玉颈处法袍系带环绕向下包裹住两处丰

满,能从交叉的缝隙中一览深不见底的沟壑,和尤蜜儿她们不一样,莫琳就像熟

透了的蜜桃,似乎只要随便一捏都能流出甜腻的果汁一般。

罗兰注意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莫琳的左半身从上到下被裹得严严实实,

巨大的黑色纱巾被她斜披在身上,只能隐约看到左手上黑色的套袖,右手则没有

任何装饰扶着黑色的华丽法杖,就连脸庞也是,罗兰只能看到一只漆黑明亮的眼

眸和一半红润的嘴唇还有几缕从头上纱巾下冒出的黑色头发,可她的右半身却又

大胆的展露出让人向往的曼妙身材,这是怎么回事?罗兰心里想。

罗兰打量莫琳的时候她也在打量着罗兰,尤其注意着罗兰腰间的双剑。

「那这样吧,我用一个东西证明好了。」

说着莫琳举起法杖横着一划,一条黑色裂缝凭空出现。

「到我店里来吧,你们总不希望被这么多人围观吧?」

说完率先走进了裂缝,罗兰这时拉住赛莉亚问到。

「怎么回事赛莉亚?」

「她身上有和深渊相似的气息,但奇怪的是我没有感到恶意,刚才那只是我

的下意识反应。」

精灵少女也有一些纳闷。

「我们跟上吧。」

赛莉亚做出了决定,罗兰想了想。

「好吧,我们走,最不济我们可是四个人呐。」

「罗兰,没有危险。」

小小姑娘闭着眼,双手握拳贴于胸前说到。伊蕾和罗兰对视一眼,女骑士点

点头,当先走进了裂缝,赛莉亚紧跟其后,罗兰拉着尤蜜儿最后进入,当两人的

踏入裂缝后便迅速的闭合随后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公会大厅内不少人盯着他们消

失的地方。

「刚才发生什么了吗?」

「没有啊,只是有个人接了任务而已,你怎么了兄弟?」

「可能太累了吧……」

……

另一边,只是短短的睁眼闭眼,罗兰他们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噗呲……」

一声轻笑传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莫琳看着眼前的四人拿着武器警惕的打量着四周有些好笑,明明自己没有任

何恶意,突然伊蕾捂着胸口,脸色有些难看。

「这比我第一次传送还要难受……」

赛莉亚警惕的盯着莫琳。

「喂,是不是你懂动了什么手……」

话没说完,莫琳又用法杖轻轻砸了一下木质的地板。一阵舒心的感觉传来。

「好多了……谢……谢谢……」

伊蕾收回大剑,赛莉亚也有些不好意思,误会人家了。

「你带我们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罗兰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人。

「真是可爱的姑娘……别着急,我是克拉丽莎·莫琳。」

「我是艾尔·罗兰。」

「湛蓝玫瑰骑士团见习骑士,古德曼·伊蕾。」

「赛莉亚……」

「您……您好……我是……是尤蜜儿……」

莫琳看到罗兰背后有些局促的尤蜜儿,好可爱的女孩儿啊!随后便领着几人

四处浏览。

「这是……这是阿尔比恩!矮人大师葛葛耗尽一生的心血打造的剑!听说还

受到过女神的光铸,传说中的圣剑之一,它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啊伊蕾小姐。」

这时某个地方,正在享受华丽点心的女神阿托贝尔突然打了个可爱的小喷嚏,

女神揉揉鼻子。

「罗兰想我了吗?」

……

伊蕾站在一个透明的展柜前,一把精致华丽的金色的长剑悬浮在内。

「可是……它怎么会在这里……」

莫琳把左手食指竖在嘴边,轻声笑着回答了女骑士的问题。

「秘密~ 」

「……」

继续转了没一会,这次轮到了赛莉亚,她盯着一个小型圆柱上的东西。

「这不是……弗莉德修女的圣杯吗?已经一百多年了,怎么会在……」

「秘密哦~ 赛莉亚小姐~ 」

「……」

莫琳继续带着几人参观,每当他们大呼小叫的时候她总会用秘密二字推脱。

「莫琳小姐,你这……开的是博物馆吗?」

「罗兰先生真会说笑,这只是个商店啦,这里都是要出售的哦~ 」

「莫……莫琳小姐……那把剑……多少钱?」

伊蕾一脸期翼的看着莫琳。

「10亿金币。」

「这都抵得上一个小城市十年的开销了莫琳小姐!」

「但是伊蕾小姐,你想想它代表着什么。」

「……」

伊蕾低下头有些失落,看来骑士小姐的确很喜欢那把剑。

「不过那把剑和罗兰的比起来,那就连垃圾也算不上了。」

罗兰抚摸着自己腰间黑白双剑的剑柄。

「任何一把?」

「任何一把!」

罗兰和莫琳对视,气氛一时凝固,看来莫琳知道些什么,伊蕾她们几个面面

相觑。

「好了,今天不说这个,各位,要不要看一下本店的非卖品呢?」

「非卖品?」

伊蕾她们异口同声说到。

「跟我来吧。」

莫琳扶着法杖领着几人来到一间房前,她举起法杖,黑色法杖顶端漂浮的红

玉突然快速旋转起来,发出了一道红色的光芒照在房门上,无数咒文浮现,莫琳

不知道在低吟什么,当她吟罢,房门已经自动打开,看的罗兰尤蜜儿他们目瞪口

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货真价实的魔法,除了刚才的传送门。

「来吧。」

几人跟着莫琳进入房间,很普通的房间,莫琳又到墙角的书架上取下一本书,

高大的书柜便迅速滑开,一个银白色的大门浮现,几人正惊讶的时候莫琳又一次

使用魔法打开大门。

「到了,来看看吧。」

罗兰他们迫不及待的进入房间后,便被眼前的东西惊呆了。

整个房间没有任何家具,只有墙壁似乎在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房间正中的

木人上摆放着三套装束。最左边的是一套主色调纯白的衣装,洁白的上衣点缀着

绿色的复杂花纹,白色的短裙同样,银色的护肩护手悬浮与上,高跟长靴在最下

面,头部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朵盛开的白色花朵,花蕊处散发出了洁白的光芒,

这应该是一套游侠的装束。最右边则是一套通体银白的铠甲,右肩有一面及地的

水蓝色披风和无数羽毛组成的裙甲后摆,更让人在意的则是左臂护甲上的巨大银

色棱形盾牌,一朵盛开的花刻在盾牌正面,微微散发着光亮,奇怪的是盾牌底端

能看见一个银色的护手剑柄,似乎是嵌在盾里的,伊蕾不受控制的想去摸一下铠

甲的时候被莫琳制止了,伊蕾更失落了。中间的则是一套布衣,黑色的紧身连衣

短裙,纯白的宽大罩袍上垂下两根蓝色的缎带,长达大腿的白色长靴划过金色的

纹理,银色的花朵圆章挂在右胸。

目瞪口呆的几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喂……莫琳小姐……这……这是……」

这些都是属于你们的,罗兰,但是还不到时候……不到时候……莫琳心里默

念。

「这都是秘密~ 」

罗兰没有再追问。莫琳再次用法杖敲击了几下地面,瞬间几人又回到刚来时

候的会客厅里。

「喂!我还没看够……我……」

抬头看清情况的赛莉亚俏脸染上了一些红晕。伊蕾则好一些,但是从她的眼

神能看出来她还沉浸在那华丽的铠甲中,小小姑娘倒是没什么感觉。

「好了各位,我们回到一开始的话题吧,我会证明我对各位没有丝毫恶意。」

说罢她右手放在胸前,默念了一段咒语后,竟然从莫琳胸口处飘出一颗淡蓝

色的宝石。似乎有些虚弱的莫琳接住宝石递到罗兰面前。

「这样够了么?」

罗兰伊蕾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知道这绝对超级重要。赛莉亚面色凝重。

「这是……魔网回路,法师的命脉……」

「赛莉亚小姐果然知道呢。」

罗兰接过蓝色的宝石放在手心,他竟然感受到了一丝温暖,随后罗兰又把宝

石递给莫琳。

「莫琳小姐,我相信你,但是这个东西我们不能要。」

罗兰扭头和赛莉亚对视一眼,精灵少女微微点了下头,罗兰见莫琳没动作,

便拉过她的右手将宝石放在手心。

「怎么重要的东西,一定要收好了啊……我们是不是该去寻找玛瑞的线索了?」

罗兰看不清莫琳的表情,完全被遮住了,莫琳再次捏紧宝石,没一会。

「我们走吧,先到她的宿舍去,这次可得走过去了,我可传送不到没去过的

地方……」

伊蕾一副放心了的表情,骑士娘看来不太喜欢传送门呢……

用了没多长时间几人便来到了玛瑞的宿舍,伊蕾摩拳擦掌准备仔细寻找一下

什么线索,结果莫琳直接在玛瑞的枕头上捡起一根头发,她捏着头发缠绕在左右

手的食指上来回转了两圈便扔下了头发。

「找到了,我们走吧。」

伊蕾一脸被喂了翔的表情。

「这和我想的不一样……」

另外某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玛瑞被一个足足有自己娇小的身躯三倍以上大小的怪物压在身下。

「嗷!嗷!!」

这个怪物浑身红色,皮肤就像一个人被剥了皮一样,能看清一丝一丝原本肌

肉的纹理,没有眼珠,粗大的眼眶内满是眼白,早已烂掉的鼻子只有两个窟窿在

不停的喘息。嘴唇?没有,只有数不清的尖牙胡乱排列在肿大的牙龈上,胳膊和

腿上不少骨色的尖刺冒出。但是竟然能从它的烂脸上看出下流的笑容,不管不顾

的摆动着肥大的腰部,无比粗壮的肉棒猛烈的在身下少女的秘处进出……

「……呜……」

玛瑞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天了,脸蛋上爬满了绝望的表情,一丝悲鸣都没有

从她嘴中发出。那个怪物的肉棒明显不是人类能承受的了的,但它还是强硬的插

了进去,撑开了自己身下美丽的从未有人染指过的花瓣,玛瑞依稀记得第一次被

插入时那撕裂肌肤的声音……玛瑞的脸早已因性器撕裂的剧痛而扭曲变形,再也

回复不成那个可爱的看板娘……

「……谁来……谁来……救救我……这种事情……还要……持续多久……」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玛瑞嘴中传出。

「咿嘻嘻嘻……咕嘻嘻嘻」

怪物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叫声,似乎在说着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剧烈的抽插持续了没多长时间,玛瑞再一次感受到背后怪物吐出的灼热气息。

「又……又要……来了吗……」

「咕咕咕嘻。」

剧痛更加强烈。

「……求……求你了……停下好么……别……别再……动了……」

玛瑞不敢低下头去看自己的下身,她害怕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情景。可怪

物对玛瑞的话充耳不闻,倒不如说玛瑞更加刺激了它。

「谁来……好疼啊,好疼……呜呜呜……」

她不是没有试着逃跑过,她也进行了抵抗,可每一次抵抗过后就是怪物施暴

的更加强力,直到她无法动弹。玛瑞渐渐明白了,这个怪物很中意自己……

「女……女神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我想回……回家啊

……为什么……只有我非要被这样……」

三天了,玛瑞被绑到这里已经三天了,期间一直不停的被这个怪物侵犯着。

「咦嘻嘻嘻嘻!」

喘息声越来越大,怪物嘴里的臭气想要让玛瑞吐出来一般,可是她肚子里有

东西吗?

「……唔……唔……」

进入玛瑞花蕾的肉棒尺寸实在是太大了,已经变形的脸再一次更加的扭曲

……就好像让一个成年人的手臂插进婴儿的下体……鲜血再一次流出……

「呜呜呜……」

怪物的肉棒就这血液的润滑在早已撕裂的阴道内和破损的黏膜互相摩擦,一

边快速的耸动下体,一边仰起头颅高声嘶吼,感受着身下猎物的颤抖……

「救救我……不要了啊……谁来救救我……」

突然怪物两只巨爪伸到少女胸前捏住了有些规模的乳房,似乎想要捏扁一样,

原本娇嫩的粉丝乳头已经变成了深紫色。

「啊……啊啊……疼……」

在这种地方,真的会有人来救自己吗?

「对了……这个时候……我应该站在……工会的柜台前接待冒险者们……不

是吗?……」

为了逃避可怕的现实,玛瑞努力回想起平淡却甜美的生活……

「尤……蜜儿小姐……真是勤快的人……啊!唔……她总是……接一些治疗

……类的委托……还有那个……嘶呀……那个精灵小姐……只会帮……别人找一

些……走丢的宠物……嘿嘿……走丢的乌龟……嘿嘿……」

也许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扭曲的表情有些缓和,嘴角微微上扬……

「我……我想大家……谁来……谁都行啊!……求求您了……女神大人!神

啊……救救我吧!」

听着身下少女的话语,怪物反而越来越兴奋,动作也越来越激烈,肉棒带出

的鲜血洒早先已经凝固的血液上……越发的鲜红……

「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哭泣,玛瑞轻轻扭动还能控制的腰部配合着怪物的抽送,并不是要为

它做什么,只是因为在怪物射精以后自己能得到一会休息的时间罢了……

「咿嘻嘻嘻!」

也许是怪物很中意玛瑞的附和扭动,它一边继续呼出恶臭的气息,一边加快

了下身的动作。

「嗯……唔呜呜呜呜……快……快射吧……射吧……」

「咦咦咦!」

可能是因为精关高涨,怪物的口水形成一条一条的粗线滴落在少女满是伤痕

的脊背上。

「啊!疼疼疼!……呀啊……」

虽然疼痛难耐的少女哭泣着叫喊着,但是被身后怪物牢牢的抓紧根本无法挣

脱……终于,随着怪物抽动停止,玛瑞的下身大量的白浊液体混合着血液喷涌而

出……

「好臭……好热……好恶心……不过……终于能……稍微休息一下了……啊?」

玛瑞很奇怪,平时怪物射精后就会放开自己,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射精过

后还是牢牢抱死自己。

「你……你想……干什么……」

咕……

玛瑞听到了身后怪物肚子里的响声,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这个怪物应该肚

子饿了……玛瑞努力转过头去,发现这个怪物直愣愣的看着自己。

「咦!咦!咦!「「它要吃了我!」

玛瑞下意识的这样想到,这是饥饿时的野兽的眼神……

「不……不……不!对……对了,要是吃了我,你……你就能再做舒服的事

情了啊!你也想在多做几次的吧!我的下面很舒服的对吧!」

已经顾不了撕裂的阴道,玛瑞拼了命的耸动腰部,卖力的套弄那根慢慢变软

的肉棒,虽然少女的姿势很不像样也很滑稽,但是现在,这是能活下去的最后希

望了……

但是……

「啊!!!」

利齿撕裂肌肤的声音传到玛瑞耳中……

「呀啊!!!」

怪物一手用力压着玛瑞的头部,一手按着她的后背,血口张开用力撕咬在了

少女的脖颈处……

「不……不……冷静下来啊……不要啊……」

少女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我我……我会成为你的奴隶……为你生孩子……请让我为你繁衍后代吧!」

怪物没有停下……

「咿呀!不……不论是子宫还是嘴里,全部都为你献上,全部都是你的东西

……」

「一辈子……一辈子都侍奉你……您!请……请您不要……不要杀我啊!」

怪物没有理会她的话语,不管重复多少遍,咬着少女脖颈的利齿慢慢聚合

……

嘶……

它的利齿连带半张大脸全部陷入少女的脖颈处,有些刺耳的声音传来,无数

的鲜血从少女脖颈留下,怪物用力的一抬头……就像撕裂的破布一样……玛瑞的

双眼渐渐失去了焦距……

「到了,就是这里!大家小心!」

这里是城外的一幢废弃的房屋旁边的烂仓库,平时只有一些流浪汉在这里,

莫琳指着眼前有些破旧仓库入口。

「准备好了么?」

罗兰他们点点头,莫琳随后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不知道念了一句什么,

地窖的木门啪的一下倒下,随着阳光的照入,里面的景象映入几人的眼中……

「呕……」

小小姑娘直接跑开两步吐了……伊蕾和罗兰脸色发紫腿打颤,只有莫琳和赛

莉亚好一些。

「喂,罗兰伊蕾,你们那是什么样子!准备战斗了!」

罗兰强忍着不适再次看去,只见昏暗的仓库内,一个巨大的有些像人的怪物

盘坐在地上,手中拿着还在滴血的不知道是什么器官,正在嘴里啃食,一旁不远

处,有些熟悉的脸庞就在那里,只不过只有一个头而已……突然,那个怪物缓缓

扭过头来……它看清了伊蕾赛莉亚,地上的这个根本什么都不算!

「嗷!」

怪物扔下手中的东西,直直的向几人冲来。可还没冲出仓库门口,不知道从

那里来的巨大火球扑面而来,它躲避不及。

「嗷嗷!」

赶忙拍灭胳膊上的火星,四足撑地凶狠的望着眼前的人。突然又是不知道从

那里来的狂风形成绳索困住了自己的四肢,一些箭矢打在了自己身上弹开。

「赛莉亚小姐,它的弱点是眼睛!。」

赛莉亚没有说话,又拔出两根先后射出,怪物察觉到意图,赶忙扭头闭眼,

可还是被一根箭矢射到了一只眼睛,这一下彻底激发了它的凶性。

「嗷嗷嗷!」

怪物四肢再次膨胀,竟然挣开了魔法,莫琳也因为突然失效的魔法打了一个

踉跄,怪物一跃而起亮出尖爪直扑向莫琳,即将接触到这个烦人的法师的时候,

它发现自己的胳膊不见了。怪物从半空中摔下。

「抱歉莫琳小姐……」

「罗兰先生……在早一些就好了。」

趁着怪物在地上打滚的时候伊蕾双手高举大剑怒吼着向怪物奔去。

「呀!」

愤怒的伊蕾再次为自己的不及时感到懊悔,第一次是玛丽……第二次是玛瑞

……这一次更严重。怪物感到有威胁逼近,仅剩下的一只手臂上突然长出三根骨

刺架住了伊蕾的剑,一击不成,被弹开的伊蕾顺势转身双手握紧剑柄再次砍去。

「呀!」

咔咔咔的声音传来,三根骨刺被削断,伊蕾反手再次上提巨剑。

「嗷!」

愤怒的怪物直接用手接住了女骑士的攻击,怪物握紧了剑身,力气之大,伊

蕾竟然抽不回自己的剑。

「给我放开!啊!」

怪物握着剑身旋转了两圈把伊蕾甩了出去。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伊蕾!」

罗兰飞身接住了心爱的女骑士。

「我没事罗兰,比起这个……」

眼前的怪物握着伊蕾的巨剑,原本是白色双目变的通红,它竟然捏碎了伊蕾

了巨剑……

「啊!我的武器!」

罗兰没说话,边像怪物跑去边把白色的长剑扔给了伊蕾。

「用这个!」

伊蕾看了一眼剑柄上仿佛在呼吸的翅膀,和罗兰一同向怪物攻去,赛莉亚也

加入战团,不时的从怪物头顶越过,回身准确的将箭矢送入怪物颅内,可大部分

都被弹开了,伊蕾罗兰一左一右的保持着进攻,让怪物应接不暇,本以为这样可

以耗死它,可没想到这反而刺激了怪物。

「嗷嗷嗷!」

怪物用仅剩下的一只手臂用力锤了一下地面,几声怒吼之后浑身上下都长出

了长长的骨刺……罗兰伊蕾赛莉亚重整态势。

「我们……这是把它打的暴怒了么……」

「也许吧……」

赛莉亚回答了伊蕾的问题,大家都有一些轻喘,这时候一阵光芒笼罩了三人,

小小姑娘在远处双手伸直双臂展开双手,额头满是汗水,光芒褪去后,罗兰他们

感觉舒适无比,尤蜜儿却瘫倒在一边。

「尤蜜儿!」

「不用担心罗兰,尤蜜儿交给我!」

「拜托了莫琳小姐!」

三人再次专注于眼前的事物,怪物抱成一团刺球,哐啷哐啷的朝着三人滚来,

罗兰他们避开后怪物又一次抱球滚来,一时间三人竟然无从下手。

「不行,这不是办法……」

伊蕾话音未落。

「寒霜!」

远处的莫琳守着尤蜜儿,高举法杖,正在滚动的怪物越来越慢,一层白霜覆

盖在了它的表面,竟然就这样冻在了空中然后摔下。莫琳也有些虚弱的跪倒在了

一旁。

「我……时间不多了……」

没人听见她的低语,一阵清风吹过,刮起了她头戴的黑色纱巾。明亮的黑发

搭在肩上,丝毫不亚于伊蕾她们的美貌,甚至在成熟的气质方面超越了她们,可

是那半张脸……

「还好没人看到……」

……

冻结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仅仅造成了怪物的攻击缓慢,但是这足够了。

「罗兰伊蕾!帮我争取时间!」

赛莉亚单膝跪地从身后的洁白箭袋中抽出一根金色的箭矢,右手拿着它在地

上用力划了一个半圆擦起了无数火花后搭在弓上,用力拉开……几乎是透明的弓

弦被赛莉亚拉到了嘴角,把精灵少女粉嫩的嘴唇都勒了下去,长弓弯曲着发出了

邦邦的声音,赛莉亚的手微微颤抖。

「就靠你了!伊蕾罗兰!闪开!」

闻声,正和怪物纠结在一起的伊蕾罗兰立马向两边滚去,一道金色光芒穿过,

怪物见闪避不及,怒吼着向光芒冲去……

下集预告:「罗兰,怎么了?这是你的任务,别怕,想我的时候就看看天上

的星星,你永远会在那里找到我……」

「莫琳……」

摘去左半身纱巾的莫琳站在罗兰对面,双手紧紧握着罗兰手持黑色剑柄的手,

带着他向自己心脏处刺去……

「莫琳!!!」

博雅娱乐下载值得信赖

卧虎藏龙贰无限元宝版

剑笑九州手游

相关阅读